【家庭教师】华丽的乐章(6927/ALL27)

第二章

经过上次的谈话,骸虽然安分了很多,但对纲吉来说却是灾难,不去挑衅别人的骸有了许多空闲的时间,而这些时间他全部都拿来骚扰纲吉。
停下笔,纲吉一脸无奈的望着抱住自己的骸,悲愤的说道:「你这样我怎么工作?」完不成工作我会被里包恩杀掉的啊啊啊。
「那就不要做了嘛。」骸也觉得那些文件十分碍眼,它们占去了太多纲吉与自己相处的时间了,「我把这些文件都烧了吧,这样你就可以不用工作了。」话落,骸还露出了一个非常非常灿烂的笑容。
「住,住手啊,我会被里包恩杀掉的,绝对!」纲吉一脸恐慌的抓住骸的手,拼命摇头阻止。
「没错,而且会死得很惨。」不知何时出现在办公室里的里包恩环抱双臂,一脸看好戏的靠站在墙边。
骸无趣的撇了撇嘴。
突然,一道银色的光带着凌厉的杀气朝骸飞去,反射性的拿出武器挡下偷袭,地上响起清脆的金属声,一个熟悉到让人觉得碍眼的武器赫然躺在地上。
「云雀恭弥。」骸微微眯起了眼,抬头朝门口望去。
「哼。」云雀轻哼一声,似乎很不满自己刚才的攻击被挡下了。
「云雀学长,你回来了?」纲吉惊讶的叫唤道。
点了点头,云雀算是回答了纲吉的问话。
完成任务回来的云雀还带来了一个意外的访客,望着那头耀眼得让人不敢直视的金发和比那金发还要闪亮的笑容,纲吉惊喜的叫道:「迪诺先生!」
「哟,好久不见,我可爱的师弟。」迪诺抬起手笑道。
不过迪诺先生为什么会在这里?
看着微笑着和自己打招呼的迪诺,和臭着一张脸站在一旁的云雀,彭哥列特有的直觉告诉纲吉,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迟疑着到底要不要问,因为云雀恭弥的表情真的有差到极点。
还未等纲吉苦恼出结果,里包恩就先开口问了。
「你怎么会来的?迪诺。」
「这个嘛……」迪诺瞥了瞥云雀,脸上有可疑的笑容,「我是来和纲吉谈判的。」
「哈?」纲吉眨了眨眼,显得很意外。
「咳咳,纲吉你的云之守护者杀了我们家族的一个人,你认为这件事该如何解决?」迪诺露出严肃的表情询问道。
「怎么会?」纲吉大惊,「云雀学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云雀学长一向乱来,但纲吉并不认为他会故意去挑衅迪诺先生的家族。
冷啐了一声,云雀的表情更阴沉了。
见无法从云雀学长那里得到解释,纲吉把目光投向了迪诺。
「我说咯,我真的说咯。」迪诺凑到云雀身旁道。
「你敢乱添加一句话,我就咬杀你。」云雀的拐子已经架在迪诺的脖子上了。
「哈哈,好啦好啦,别这么紧张。」迪诺汗笑,然后转头看向一头雾水的纲吉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家族的一个人不长眼跑去调戏了恭弥,所以被他咬杀了。」
「调,调戏???」纲吉被吓了一大跳。
「没错,就是调戏。」迪诺强忍笑意肯定。
不过迪诺虽然勉强维持住了严肃的表情,其他人可没他这么好的功夫,骸第一个大笑出声。
「噗哈哈哈哈,小麻雀竟然被调戏了,哈哈。」
「你想死吗?凤梨头!」云雀的拐子立刻挥向骸。
其他人虽然没骸笑得这么夸张,但表情也异常精彩。
「咳咳,所以迪诺你准备怎么办?」里包恩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代替已经吓傻的纲吉询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啦,是那人不长眼,而且恭弥的脾气就这样,杀了那人我也不意外,我只是来说一声,纲吉到时候意思意思表示一下歉意就好了。」迪诺甩了甩手,表示并不在意。
要怪也只能怪那人好色成性踢到铁板了,谁不好调戏,竟然去调戏这只猛禽,啧啧,想当初我也没这么大能耐呀。迪诺摸了摸下巴,对那已死之人深表敬佩。
「真的很不好意思,迪诺先生。」忽略一旁骸和云雀激烈的打斗,回过神的纲吉真诚的道歉。
「没事没事,反正你也管不住这家伙,他天生就是个麻烦制造器。」迪诺的话刚落,一根拐子就直接朝他飞来,正中脑袋。
「你想死吗?耍鞭子的!」云雀彻底暴走。
「云雀学长,你冷静点啊!不能打死迪诺先生会造成帮派纠纷的!」纲吉大叫着劝说。
「是啊是啊,你这只麻雀惹了这么大的麻烦怎么还不知道悔改。」骸在一旁说风凉话
「啊啊啊,骸你也不能杀掉,他是我的守护者啊,云雀学长,请冷静啊!」
「还真是热闹。」里包恩压低帽檐感叹道,不过他非但没有阻止的意思,望着在辛苦的阻止灾难进一步扩展的纲吉时,唇边还露出了可疑的笑容。
修行果然还不够呀。


因为迪诺说自己已经很久没和纲吉见面了,所以当晚,他直接忽略了众守护者敌视的目光执意要留下来和自家的小师弟谈心,当然,纲吉是绝对不会反对的。
「首,首领,你这么做绝对会被杀的。」罗马力欧希望能劝自家首领改变主意,珍惜生命。
「没关系啦。」可惜迪诺丝毫没有危机感,完全无视他的好心,「你快回房间休息吧。」
目送着迪诺远去的身影,罗马力欧很认真的考虑明天回去是不是就该举办首领的葬礼了。
「亲爱的纲吉!」迪诺推开纲吉房间的门,一脸灿笑的叫道。
「哎?迪诺先生这么晚了还没睡吗?」还在批改文件的纲吉惊讶的问道。
「今天我和你一起睡吧。」迈着跳跃的步子,迪诺愉快的关上门走进了房间。
「哎?为什么?」纲吉有些意外。
「因为我想和我亲爱的小师弟谈心啊。」轻点纲吉的鼻子,迪诺笑答。
歪着脑袋看了迪诺一会儿,纲吉笑着点了点头,「好啊。」
「耶,那阿纲快睡快睡吧!」迪诺欢呼一声就拉着纲吉往床的方向走去。
躺在床上,纲吉被迪诺抱在了怀里。
「纲吉,你希望我怎么帮你?」迪诺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
「哎?」纲吉惊讶的抬头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露出这么严肃的表情。
「我想帮你。」
彭哥列总部被袭击的时候,迪诺正在美国处理家族的事情,当得知纲吉的事时,已经是好几周之后了,当时他就立刻联系了里包恩,并从他口中得知了六道骸给纲吉下幻术的事,虽然很想立刻赶回意大利见纲吉,但这次美国的事实在太麻烦,他根本无法脱身,好不容易这次才找到机会跟着恭弥过来。
虽然很欣慰纲吉看起来并没什么大碍了,但一想到他曾经受到的伤害,迪诺就觉得心疼,很想帮你,不想只是站在一旁看了,想为你做一点事,哪个只是一点点也好,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我已经不想再第二次尝到了。
我果然很失败,望着迪诺痛苦的眼神,纲吉苦笑了起来。
「对不起,迪诺先生,我总是让人担心,我总是这么没用,对不起。」
「阿纲。」轻轻的叹息,迪诺紧紧的抱住他,「你不是一个人,你身后有我们这么多人在,所以,不要把所有事都埋在心里,我们会帮你,不是因为你没用,而是因为我们真心的想要你快乐。」
「迪诺先生,我是不是一个不合格的首领,我总是让自己的部下担心我。」纲吉紧抓住迪诺的衣服,把脸埋在他胸前却始终不肯抬头看他。
「我也常让自己的部下担心我哦,但只要你能让大家感觉可靠,那你就是个好首领,阿纲,你对彭哥列家族的人来说,是不可取代的,所以多点自信吧,虽然还不成熟,但你是一个好首领。」
轻柔嗓音中所带有的坚定,让人想要无条件的相信他所说的话。抬起头望着迪诺那成熟英俊的脸,纲吉笑了起来。
「谢谢你,迪诺先生,虽然我不知道我行不行,但我会努力朝做好一个首领的目标靠近的。」
「傻瓜,你不需要和我客气,谁叫你是我最爱的师弟呀。」亲了亲纲吉的额头,迪诺笑得宠溺。
纲吉微红起了脸,露出了腼腆的笑容。


次日清早,纲吉是在吵闹声中醒来的。
「混蛋!你在对我们的首领做什么!」狱寺的炸弹经过十年的锻炼后精确的炸准了迪诺,并且没有伤到纲吉分毫。
「啊,听我解释啊!」迪诺狼狈的摔到了地上。
「我们一定会好好的听你的解释的。」山本笑得灿烂,手中的剑也挥得不含糊。
「你这样怎么叫好好的听。」迪诺含泪在满房间逃。
「思想肮脏的家伙咬杀。」
「恭弥啊,拐子不是用来当回力镖的!」
「呵呵呵呵呵呵~」骸的三叉戟精准的叉穿迪诺的衣服,把他钉在了地上。
砰砰砰,迪诺前家庭教师的子弹从他耳边穿过。「我该重新教育你不要随便骚扰你的师弟了。」
「阿纲,救命啊啊啊啊!」迪诺发出惨叫声。
迷茫的呆坐在床上,纲吉看着眼前这热闹的场景,显然脑子还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当罗马力欧看见满身是伤的首领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没有露出丝毫惊讶的表情,反倒是纲吉很不好意思的连声道歉。
「这不关彭哥列您的事,是我家首领自己不好。」扶住半昏迷的迪诺,罗马力欧苦笑,「最起码比我想象中的好多了,我本来还以为要为首领收尸呢。」
「啊!?」纲吉被吓到了。
「不,没什么。」罗马力欧摇头笑道,「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
「请慢走。」
直到罗马力欧和迪诺的身影消失在彭哥列大门口后,纲吉才转身,看着随意坐在沙发上或站着的守护者们,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迪诺先生呢。」迪诺身上的伤势惨得让纲吉都不忍心看了,更别提他们还专挑迪诺的脸打。
「谁叫他对十代首领你图谋不轨!」狱寺第一个跳出来抗议,其他人也纷纷点头附和。
纲吉抚着头,苦笑道:「你们到底想到哪里去了?迪诺先生只是和我聊天而已,而且我是男的,怎么被图谋不轨?」
听见纲吉如此纯真的回答,众人都像被雷打到一样。
纲吉/阿纲/十代目难道不知道男人和男人也可以哗——(消音)的吗?
连里包恩也脚下一滑,险些摔倒在地,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自己教导有方,还是教育失败了。
「怎么了?」纲吉奇怪众人的表情怎么这么难看。
「不,什么都没有。」骸几乎的回答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你该去处理工作了。」里包恩的一句话就封死了纲吉还未问出口的问题。
「……知道了。」垂下肩膀,纲吉一脸认命的转身上楼。
不愧是里包恩!果然是个狠角色。众人皆在心中称赞。



坐在办公桌前,纲吉看着堆满一桌的文件,深深的叹了口气。
谋杀、毒品、扩张势力……被书写在白纸上的全部都是这些内容,十四岁的纲吉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与这些东西打交道,可十六岁的纲吉已经深知其中的黑暗,当那个身穿西装的婴儿闯入他的生活开始,他与平凡二字就再也无缘了。
纲吉不是没有怨恨,怨恨为什么不是别人,而是他来继承彭哥列十代首领之位,他也曾想过如果没有遇见里包恩,那该多好。可纲吉也明白,如果没有里包恩,他永远都是那个废柴纲,永远都不会遇见现在的朋友。
得到的同时也需要付出,这是恒久不变的定律,没有人可以不劳而获。
再次叹了口气,纲吉拿起笔来,乖乖开始今天的工作。
既然已经无法躲避了,那我只能尽我所能的来改变,悲剧绝对不能一再上演,即使我的双手无力,我也必须用它来守护住我所爱的人。

tag : 6927 华丽的乐章 家教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